2016年,豫陝晉盜墓者聯手盜周王族大墓,取6件青銅器,得84萬元

想了解那些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有趣且好玩的新鲜事吗?想知道同宇宙里那些不知道的神奇罕见故事吗?原来,人类间的奇妙真的足够让人们叹为观止,又捧腹大笑;我是小编崔崔崔哦,带你足不出户看遍奇趣的世界。

1966年,湖北省京山市坪壩鎮政府在實施開挖鄭家河水庫的行動時,意外從底下挖出了春秋周王族曾國的古墓群,也就是蘇家壟文化遺址。

在此後的幾十年裡,考古隊先後在蘇家壟文化遺址挖出青銅器1000餘件、玉器300餘件、陶器400餘,蘇家壟文化遺址也因此被列為湖北省第二批保護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015年3月,由於在網路上聽說了蘇家壟文化遺址文物多、管理鬆散的消息,居住在河南省孟津縣的黃建波起了盜掘古墓的心思。不過他也知道,如果單靠自己一個人絕對是不行的,於是他召集了同在工廠上班的陝西西安人,張獻偉、以及山西運城人,劉向江。

對於分配問題,黃建波表示自己有盜墓經驗,工具、計畫都由他出。所以作為回報,假如能順利」出貨「,他要拿5成的錢,剩下5成張獻偉、劉向江各分一半。對此,兩人沒有什麼異議。

人手喊齊後,黃建波找到當地一個和他交好的鐵匠,打造了盜墓工具,還準備了一批自製炸藥。自費購買了打堅硬磚石的衝擊鑽、吊運土方的捲揚機、送風換氣的鼓風機等。

2015年6月3日,這支由豫陝晉三個地方組成的三人小隊駕駛越野車長途跋涉來到了湖北蘇家壟文化遺址。顧不得休息,當天晚上11時許,黃建波、張獻偉、劉向江偷偷摸摸地跑到蘇家壟文化遺址附近進行勘察。

但讓他們沒想到的是蘇家壟文化遺址門口竟然設有值班室。倘若自己一行人大晚上進去,肯定會被懷疑,現在該怎麼辦?

黃建波先將放棄挖掘排除在外,次日,他從市場購買了頭套、辣椒水、安眠藥。並對著張獻偉、劉向江惡狠狠地說道,「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咱不如沖進去直接把墓炸了,盜挖古墓後立即離開,你們怎麼看?」

張獻偉、劉向江兩人學歷較低,法律意識淡薄。他們也不甘心就此離開,見黃建波言之鑿鑿,便同意了他的提議。

6月10日,黃建波將車子開到了湖北蘇家壟文化遺址附近,然後三人迅速換上了購買的黑色頭套,隨即踹開蘇家壟古墓葬群值班室,用辣椒水噴射值班人員周某某、萬某某面部,並強行灌安眠藥致二人昏迷後,三人展開了自己的盜墓計畫。

通過黃建波長達15分鐘的查找,三人盯上了一座保存完好的王室墓地。確定目標後,張獻偉拿出了自製炸藥,先將表面堅固的土層給直接炸開,隨後幾人利用手中的盜墓工具進行發掘。

由於事情緊急,所以三人都是卯足了勁挖墓。3個小時後,「出貨時間到了」,經過黃建波的慎重考慮,決定讓身材最瘦弱的劉向江下墓勾文物。

一開始挺順利,劉向江利用鉤子連續拿出了銅簋兩件、銅鬲一件、銅方甗一件、銅鼎兩件,共六件文物。然而之後,由於古墓文物的位置原因,所以並無收穫。

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黃建波開始緊張起來。於是他對著兩人大叫,「趕緊走,趕緊走。」

在順利拿到文物後,黃建波立刻驅車走高速公路回到了老家河南孟津縣。通過當地一個較有勢力的朋友聯繫到了綽號「馬六」的文物販子,並以84萬元的高價出售了這批貨。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馬六給出的價格是88萬元。但黃建波認為84諧音「不要死」,很吉利,所以在他的堅持下,最終以84萬元交易成功。

按照事前所說的那樣,黃建波拿到了42萬元,而張獻偉、劉向江則是各分到21萬元。

不過,三個人的所作所為影響實在太過惡劣。就算黃建波反偵察意識很強(穿戴頭套、塗抹車牌)。但不久後,湖北警方還是很快找到了他這條線,進而佈置警力抓獲了張獻偉、劉向江。

案發後案涉6件青銅器被公安機關追回。經湖北省博物館鑒定,被盜銅簋兩件,屬於春秋早期,為二級文物;銅鬲一件,屬於春秋早期,為二級文物;銅方甗一件,屬於春秋早期,為一級文物;銅鼎兩件,屬於春秋早期,為一級文物。

黃建波、張獻偉、劉向江三人也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世界趣事那么多,其实你只要关注我一个,就能看遍天下啦!我是小编崔崔崔哦,一个总是竭尽全力找奇趣事给你的人,喜欢(点赞关注)我吧!


用戶評論